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生活动 > 正文
学生活动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学前教育

   很多美国家庭会将孩子在出生8周左右送日托中心。上幼儿园、日托中心并不受居住地的限制,质量较好的幼儿园和托儿中心多数十分抢手,需要按照“先长后幼”筛选原则预先排队。因为太受欢迎,家长在孩子还未出生时就向那些机构提出申请。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入托难”近年已经成为年轻父母们的心病。根据非营利机构“DCAppleseed”今年2月公布的《托儿危机》报告,由于出生高潮、托儿机构有限等原因,在华盛顿地区寻找能支付得起、便利、质量好的儿童看护中心堪称一场“战斗”。早在孩子还未出生之时,年轻父母就会在几个日托中心同时进行登记、占位。根据该报告,华盛顿市2015年有营业执照的日托中心一共能提供大约7610个位置。与此相对照,该市3岁以下儿童总数却多达2.2万名。这意味着,该市只能为大约三分之一的婴幼儿提供服务。
而且,华盛顿市婴幼儿数量还在持续增加。据《华盛顿邮报》报道,3岁以下婴幼儿是增长最快群体,2010年至2013年增加了26%。《托儿危机》报告还指出,大华盛顿地区私人保姆护理费用持续高企,以一周工作40小时计算,费用大约为一年3.7万美元到4.2万美元,让许多家庭望而却步。
詹妮弗·霍夫曼是工作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位刚怀孕不久的妈妈,孩子还有6个月才出生。虽然还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可她已经在一家日托中心交了几百美元“占位费”。让詹妮弗感到担忧的是,她并无十足把握能让未来出生的孩子进入这家离自己工作地点较近、质量又不错的日托中心。如果没有空位,“占位费”是不能退还的。
在美国,不少年轻父母被迫选择其中一人辞职在家看护孩子。然而,华盛顿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研究发现,尽管父母一方辞职在家基本可以解决幼儿看护问题,但会产生不少后续影响,例如未来可能有工资增长、退休储蓄方面的损失,并且这种影响可能会持续几十年。
出乎意料的是,现在老一代美国人也被动员起来帮助照料孙辈,开始“偶施援手”。离记者站不远住着一对美国小夫妻,前不久生了第二个孩子,1岁多的老大每周有两天被外公外婆接走照看几个小时。另外,在高昂的日托费用面前,也有一些不愿放弃职场的年轻父母在经过利益权衡后选择自己花钱租套公寓,请双方家长轮流过来照看,以解决临时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