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生管理 > 正文
学生管理

德国职业教育契合“工业4.0”发展

   2010年7月,为提高本国高科技领域的竞争力,德国内阁通过了由联邦教研部制订的《高科技战略2020》报告,“工业4.0”是其中确定的“十大未来项目”之一。[1]2013年4月,德国政府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确立了“工业4.0”的国家战略地位。2015年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发展战略,旨在提升制造业的信息化水平,增强制造业的创新能力,促使中国全面实现工业化,成为制造业强国。本文基于“工业4.0”的内涵,厘清“工业4.0”对职业教育的意蕴,分析德国职业教育契合“工业4.0”发展的掣肘因素及应对策略,对中国职业教育在“中国制造2025”背景下发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工业4.0”的内涵及对职业教育的意蕴

  (一)“工业4.0”的内涵

  “工业4.0”意在通过结合信息通信技术(ICT)和信息物理系统(CPS),从根本上改变工业生产方式和制造技术,实现制造业智能化转型,将集中式控制转变为分散式增强型控制基本模式,最终建立高度灵活化、个性化和数字化的产品与服务生产模式。“工业4.0”凸显“智能工厂”和“智能生产”的特征。“智能工厂”意寓为工厂的设备和工件将逐步智能化,并被归入统一的智能化网络中。企业工厂的机器设备在此发展转变下可以自主控制生产过程,显著提高生产效率,并有效减少资源浪费。“工业4.0”战略的实施能够在5年内平均提高工厂生产效率近18%,有效减少工厂资源浪费达14%。[2]“智能生产”是指产品的生产模式将从大规模生产转变为定制化的生产。在定制化生产模式下,每个产品将会有自己的标签,其生产目的会被预先确定,其相关部件的信息会储存在网络大数据之中。该模式的实现有赖于ICT技术和CPS技术的运用。这两类技术通过嵌入式的处理器、存储器、传感器和通信模块,把设备、产品、原材料、软件联系在一起,使得产品和不同的生产设备能够互联互通并交换命令,触发相应动作并控制生产。部分机器设备甚至可以直接进行数据传输,自主决定后续的生产步骤,从而形成网络化分布式、高效灵活的立体生产系统,最终实现“智能生产”。

  (二)“工业4.0”为职业教育发展提供了新契机

  “工业4.0”战略是德国强化制造业强国地位,引领世界制造发展方向的国家战略。该战略的顺利实施需要大批新型技术技能人才,这为德国职业教育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与机遇。随着“工业4.0”进程的不断推进,智能化特点将引起企业人才结构和生产特征的新变化。2015年12月,德国联邦职教研究所发布的《工业4.0及其带来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变化》报告预计,到2025年,“工业4.0”将创造43万个新的生产岗位,同时有超过49万个传统工作岗位将会消失。[3]因此,“工业4.0”将决定德国技术人才的职业发展方向,也将开启职业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为此,联邦职教所(BIBB)正在起草德国职业教育发展契合“工业4.0”战略的方案措施,从而使员工能够通过接受职业教育,获得更高的职业技能和职业资格,成为与“工业4.0”发展相契合的高级技术技能型人才。在此背景下,发展职业教育成为支撑“工业4.0”并促进其发展的重要步骤,适应“工业4.0”也成为改革职业教育的新契机。

  (三)“工业4.0”对职业教育发展的需求

  “智能工厂”和“智能生产”要求企业员工不仅要拥有分析处理问题的管理能力,还应具备以信息化素养为首的综合能力。“工业4.0”打破了原有固定生产线,新增工作岗位产生的业务流程,推动劳动力素质要求的高移。未来“工业4.0”的发展对高技能人才,尤其是对数学、信息、科学和工程方面的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大大提高。制造业的转变必然会对德国职业教育提出新的需求,需要职业教育进行相应的改革:一是加强在数字化环境中工作的职业能力的培养;二是转变职业教育人才职业角色意识,由工作流程的操作者转变为工作过程的设计者、监管者和评估者;三是职业教育专业紧密跟随市场需求变动,推动职业资格系统凸显信息处理能力的变革;四是职业教育课程的设置突出收集、整理、分析、处理数字信息的内容和能力;五是加强数字化学习环境的建设,课堂教学方式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培养学生的知识迁移能力。

  二、德国职业教育契合“工业4.0”发展的掣肘因素

  (一)生源数量与“工业4.0”需求契合度不够

  “工业4.0”拉动了德国人力资源市场对于高级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现行德国职业教育所培养的人才数量无法满足。2014年,思略特咨询公司(Strategy&)、普华永道(PwC)和市场研究机构TNS Enmid。在调查德国235家涉及制造和工程、电子和电气系统、信息与通信、汽车与流程等行业的公司后,发布的《工业4.0:工业互联网的机遇与挑战》的报告显示,“工业4.0”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包括企业对于经费投入与效益产出的担忧,人才数量不能满足企业需求等。其中,调查的公司中有30%的企业认为目前人才数量不能满足企业的需求。[4]报告预计,2012-2030年间,将有约1046万接受过“完整职业培训”的人才离开劳动力市场,而补充进来的人才数量仅为755万,劳动力缺口达到了290万人。[5]

  与此同时,从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2015年职业教育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2005-2014年,德国职业教育新增学生数略有下降,但均在50万人上下浮动;普通高等教育新增学生数则有所增加。其中,2005-2010年,职业教育新增学生数量明显大于普通高等教育的新增数量,但该情况自2012年起开始产生变化。2012-2013年,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新增学生数量首次持平。2014年,普通高等教育新增学生数量明显超过职业教育新增人数。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报告《2060年,德国人口》预计,2060年德国总人口数将下降至6.5千万-7千万,主要劳动力(20-64岁)人口数将下降至总人口数的一半。[6]由此可知,德国人口负增长、老龄化趋势以及职业教育新增学生数量的逐渐减少,导致的劳动力总数下降,共同加剧了职业教育生源数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现状。